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玄幻仙侠 推荐轻度百合向仙侠文《重生左唯》

起点上的仙侠文,很少有百合文,这篇《重生左唯》算是轻百合向的,好几个大美女都想成为女主的女人,啊啊啊,话说女主你为什么不广纳后宫啊,成为后宫百合文该有多好啊!女主很强,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喜欢女强喜欢YY的可以放心去搜看一下。只是最后别看番外5——司徒静轩 就行了,太TM恶心了,虽然是恶狐的想像,但恶心得我要吐了。
此文很长,选一点帖上来
============================
我叫少司命,本名遑随离,不过后面这个名字已经差不多被我忘记了,时间如此漫长,岁月如此优柔寡断,日日夜夜得窜进我的梦境,在我闭上眼之后,便是迫不及待得一遍一遍演练拿斑驳染血的过去…..
  
      本来以为我会对它念念不忘的,毕竟它囊括了我此生最大的悲痛跟彷徨,最后奠定了我一生的宿命,爱恨情仇入我骨血,我一步步走上巅峰,主宰了很多人的性命,那繁华而孤寂的银色宫殿,总是只有我一个人,寂寞到让我心里发慌,不敢闭上眼,不是怕回想过去,而是厌恶那一次次重复得感觉,让我觉得枯燥乏味,日子就跟洪荒世界里干涸的枯木一样,咀嚼无味,于是很久很久的岁月里,我约莫是不睡觉的,十年,百年,时间从我时间流逝,我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强大的力量跟越来越高崇的地位,随之而来的,是越发荒芜的心脏,跟上面越发茂盛的枯黄杂草…..
  
      但是….我从未想过自己会遇上她。、
    

大神点评29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43:25 显示全部楼层
从此颠沛了宿命,忘却了生死,铭记了唯一。
  
      那一年,繁花似锦,春暖花开,她说她叫无名。
  
      “无名?天芒唯一的桎梏很可能便是这个无名,杀了她吧!”
  
      我当时正在翻看一页卷宗,因为涉及到天芒,我不得不重视几分,尤其是看到上面轻描淡写的一些记录,我第一反应便是忽略了天芒本身含有的子女,而是将目光落在无名二字上面,说实话,所谓这个惊才艳艳的无名,在我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名字罢了。虽然她是叫无名….、
  
      下面的人听到我的话没有丝毫迟疑,毕竟我酷爱用杀人解决一切麻烦已成习惯,杀无名,的确是最有效的解决办法。
  
      天芒不能留情,一如我也是如此。
  
      手下人刚要下去,我便是看到了他的到来。
  
      尊忻刻,一个我觉得比我还要可怜的人。他用淡淡的语气说;“这个人现在还不能杀”
  
      “恩?”我的直觉告诉我其中有问题,不过并没多大兴趣,也不喜欢问别人,所以我只看了他一眼,便是改了命令。
  
      无名,留她一命又如何!。
  
      他没解释什么便是离开了,我低下头继续看卷宗,又过了一段时日,无名这个词在我耳中越发熟悉起来。祭司殿内提起这个名字的频率越来越高,我没刻意去记她,只是有了印象,但是从未去查探她。
  
      后来,当绝尘主动联系我的时候,我去了。然后…..
  
      很难想象一个男子会俊逸成这般模样,我乍一看,还以为是一个女子。只是我还看到了诸葛诗音,借着气息的探究,我一眼便看出她们之前同处一室——一个浴池。
  
      回想起天芒对她的眷恋,我顿然冷笑了下,还真是一个女人缘不错的花心之人啊。
  
      淡淡看了她一眼,还未打算说什么,她却是主动上前询问天芒的事情…
  
      那张脸上是真挚的紧张跟担忧,我心里稍稍改观,蓦然一想这人也可能是装出来的,便是有些鬼使神差得用了自己的天机遑族天赋去测看她的天机。却是什么发现也没有~~
  
      反正在那一瞬,感觉到了自己灵魂的悸动。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44:29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一种很陌生,很让人觉得不自在的感觉。
  
      我多看了她一眼。多问了一句……
  
      等她们都走了,我才朝绝尘问起了她们两个的事情,想想这个男人关乎到天芒,多了解一些也不错,况且,我觉得她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直觉告诉我,不能忽视她。
  
      当时绝尘是怎么回答了?
  
      “她们两个啊….不大好说”
  
      “何事不能对人言?”
  
      “你确定要知道?”
  
      “说…..”
  
      “没什么,就是解决一些生理需要而已….总有一天你也得遇上这种事情…”
  
      |生理需要?我稍稍纳闷,也略有些不自在,恍然又想起刚刚那两人面若桃李的模样…
  
      我不信绝尘,主要是这女人满嘴没几句实话,而且我也看得出来诸葛诗音是处子之身,只是…..
  
      我下意识看了那屋子一眼,里面还有蒙蒙的水汽涌现出来,仿佛一股暧靡的世界,张牙舞爪….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无名还能坐怀不乱?
  
      难道…..不举?
  
      这就是我第一次看见无名的第一印象,以至于一直影响了我对她往后的诸多态度、。
  
      约莫是…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不举吧,后来看到了很多美丽女子对她的主动,而她的若即若离跟扭扭捏捏,我越发肯定,她绝对不举!
  
      那是我遇上她的第一年…..
  
      后来的很多很多年,我一直努力着让她不那么坐怀不乱~~~
  
      一直在努力,从未放弃过,直到….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48:07 显示全部楼层
天界,这里是一片汪洋,左唯带着少司命回了这里,少司命一开始有些纳闷,便是看向面上带笑的左唯,问了一句:“你这是要带我一起跳海呢,还是一起跳海?”
  
      左唯噎了一下,哼道;“谁要跳海了…你仔细看看这里是哪里?!”
  
      少司命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转过头端详这片海洋,片刻后,挑眉,说:“这是大海”
  
      左唯沉默了下,说:“还有呢?你就不能看仔细点?”、
  
      少司命歪歪头,果然仔细了些,一会儿后,凝重了语气,说:“都是水…..”
  
      说完果然看到左唯一脸的气急败坏。
  
      “诶,你这女人真是….这是你的故乡,呜,就是你老家!你记不清了?亏我还觉得当年在通天塔那会你分外难过呢~~~”
  
      左唯猛翻白眼,倒是让少司命觉得心里好笑,这女人不知道她生气起来的样子最为漂亮么,而弱弱起来的时候,最为惹人怜。恩…让人恨不得…狠狠欺负她!
  
      “时间过去太久了,我都已经差不多忘却这里了,或许是我骨子里就是凉薄的人,对于让我不痛快的人跟事,我素来是忘得很干脆。”
  
      这么说的时候,少司命恍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的美丽村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留下的只是这片汪洋。
  
      “诶。那你还总说我让你不舒坦,你怎么没把我忘记呢?”左唯问得很仔细,也很正经,少司命却是笑了,“你岂是他人可比的…”
  
      她果然尴尬了,眼神游离不定,少司命心里一叹,又说了一句:“我素来记仇,你让我身上不舒坦。我总也得让你身上不舒坦才好….”
  
      然后….她果然更尴尬了,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又气又怕得瞪了少司命一眼,
  
      “以后不能让你跟罗宾呆一起了,讲话越来越放肆了….”
  
      “你觉得哪里放肆了呢?我改了就是了….你可会舒坦一些?”
  
      少司命继续笑,不过身体略微温热。恍然间又想起很多年前看过的那个浴池室…..
  
      左唯带她来也是好意,很快便是用她的无上神通扭转了时空,将过去的村落完美回归起来。说是村落,其实也不尽然,总归是强者聚集之地,屋子跟华美阁楼无什么区别,许是想要讨少司命开心,她便是留了下来,说要多住几日,陪少司命念想下往日的时光。
  
      是怕她心里还有桎梏心结吧。
  
      她总是这般温柔美好。
  
      又让人恨得牙痒痒……
  
      夜晚的时候,她提议喝酒,少司命心里一动。嘴里劝了一句,“我晓得你是想要让我心里舒坦一些,不过喝酒伤身。你这样,我怕对不起罗宾她们呢~~”这番话说出的时候,少司命正用一根细长的手指勾着酒瓶,晃悠晃悠着,莫名让左唯失神。
  
      “没事…我又不是没喝过酒…..莫要忘记,我的实力比你还要强一些”左唯为数不多的固执,便是觉得自己的酒量是真的不差,而且死活不肯承认自己在少司命面前就是弱弱的一只。
  
      少司命顺了她的意,眼眸滑过她的脸,略过她身上妖娆倚着毛毯得身子…轻轻得笑,声音幽幽如空灵夜莺,说:“是….你比我强,我都推不动你…”
  
      推不动?推倒么?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49:52 显示全部楼层
左唯还有神智,顿时一皱眉,恨恨道:“…..你非要这么讲话么?”
  
      “恩?我说什么了么?”少司命无辜得一摆手,一遍凑上前,用一根手指帮左唯轻轻挑开瓶塞,要收回手指的时候,指尖圆润光滑的指甲缓缓撩过左唯的手背…..
  
      左唯打了一个哆嗦…很无奈很憋屈得拿起酒….
  
      她们两人酒量都不错,没一会便是喝光了三瓶,左唯喝得迷迷糊糊的,有些失神,玉面像是铺了一层薄薄的月光纱,半遮半露,完美的轮廓,凝滞的雪玉,让人手心灼热,让人忍不住想要去抚摸她的脸,看那月光为何如此留恋不舍,只是她两眼迷离,淡粉娇嫩的唇像是含了两片诱人的梅花瓣,似语还羞,微微阖着的唇瓣里面是皓白微露得牙齿,在月光下尤显得出尘又魅态万分…..
  
      少司命阖了阖眼睛,手掌轻轻压了下左唯的手,说:“不要喝了….”
  
      她不知道这样喝醉后,迷迷糊糊的她有多可爱,又有多性感么?
  
      让人想要犯罪。
  

“不,我就要喝….在家里你们都管得紧,都不跟我喝酒,也不知道是为甚….”
  
      “怕酒后乱性吧”少司命垂眸,嘴角噙着淡淡的笑
  
      “啊!”她表情呆愣了下,懵懂得问:“谁乱性?我?我不会!”很笃定的模样,眉眼脆亮十分!
  
      少司命含笑,点头赞同:“是,你不会….真的不会?”
  
      “我就不会!”她嘟着嘴巴信誓旦旦,好似少司命羞辱了她似的,少司命眼睛稍稍一眯,将自己的一瓶酒拿出来,轻轻塞到她的手里,轻声说;“那我就放心了…你继续喝吧”
  
      |“好!”她果然喝了…而且喝得很开心…..
  
      “你不喝么?|”
  
      |“我?,我不需要….”
  
      “不需要?”
  
      “是啊…..我怕我喝醉了后,不安全…….”似是而非的一句话,略带担忧的表情,左唯果断炸毛了!
  
      “不会的!你喝吧,我不是那种人!”
  
      就差立下军令状了!
  
      少司命看了看她,眼里滑过些许的不悦跟暗光,沉沉道:“那我真喝了~~”
  
      |“恩!喝!咱们今天高兴!”
  
      怎么能不高兴呢,轮回系统构造完全,所有的怨灵都被纳入轮回之中,重修人生,天地一片秩序,帝玄杀他们的轮回也找到了,就等他们去寻他们回来,到时候又能团聚了…她对独孤伊人他们也有了交代…..
  
      “呜呜,他们都会好好的,那我也就放心了…”她高兴得嘟囔着,很快,便是喝光了酒….
  
      身上酒气很重。少司命凑过去,扶着她,“去睡觉可好?”
  
      |她倒是还有几分神智,迷迷糊糊说;“不是先洗澡么?不过为何今天这酒尤其醉人?”
  
      以她这样的实力还能被醉倒,的确是有几分怪异…难怪她怀疑,少司命顿了顿,说:“酒若是不醉人。那就不是酒了….要洗澡是么?”
  
      “恩!”
  
      她自己一遍扶着墙,顺着少司命的指引,缓缓去了浴池….
  
      进了浴池,少司命身上的酒气也很重,便是露出为难的神色,说:“你先洗吧,洗好再轮到我,虽然我身上是有些不舒服….”
  
      她一愣,摇摇头。“你先!”
  
      她习惯了要先照顾她们这些人,这点少司命很笃定,不过还是摇摇头,“不了,你先…”
  
      “没事,你先!”
  
      |“但是我怕你等下醉倒了。就没法自己洗了….其实倒是可以一起洗,不过好像有些不方便….”
  
      “一起?嗯?”她歪歪头,好似想起了什么。半响,说:“没事,你的身子我都看过好几次了….没差别!”
  
      少司命:“…..”
  
      虽然是没说话,不过少司命约莫是笑了一声,如果左唯听得到的话,还清醒的话,此刻应该会露出平日里那样弱弱的神态准备逃走….不过现在…她醉了,而且,似乎觉得很热。
  
      噗通,整个人一头栽进了浴池里…
  
      少司命看着她身上的衣服湿透。露出雪白柔软的肌肤,贴着她的身,在透明的水里浮沉。被温热的水汽朦胧纠缠,那水汽,就像是无数只手抚摸过她的身体….她皱着眉,低低**几声,难言的隐忍跟痛苦,面上绯红一片。
  
      果然很热是么?但是这里是温泉,所以,越发热了?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51:01 显示全部楼层
    朦朦胧胧中,左唯看到了池子上的少司命表情有些朦胧,下水的声音淡淡的,很快便是到了她这边,扶住了她的腰身,手掌细长,却是像包裹了岩浆似的,一片炙热,让她下意识都想要退开一些,但是那只手又握得如此之紧,让她单薄的腰身无处躲藏,更让她觉得不适的是….她身体难受得很,也更加灼热,久而久之,竟然很快觉得这只手如同冰凉清爽得甘泉,让她无比眷恋。
  
      少司命抓牢了左唯的腰身,让她退避不得,一遍用目光细细勾勒对方的眉眼,缓缓说:“觉得不舒服么?”
  
      “恩….很热”
  
      “那是因为你穿着衣服呢,,,,傻瓜”
  
      “衣服?哦,对,衣服….”
  
      少司命看着左唯懵懂的样子,目光下垂,顿然看到雪白如天鹅的颈项,下发,便是完美的娇柔曲线….
  
      她不动,只是抓着她的腰身,手掌锁了她的腰带,让本要自己脱衣的左唯越发笨拙起来,看她这番模样,少司命的语气稍稍幽昧,卷着**,又似乎贴心,“需要我帮忙么?”
  
      “恩?不…..”
  
      “真的不?”少司命眉头微微一皱,看着作为迷糊中还下意识的拒绝,面上有些黯淡,眼睛一眯,身体岿然往前一靠,将她压在池壁上,头往前偏,嘴唇靠着她染上粉红的耳朵,轻轻喘,低声:“恩?真的不要?~~”
  
      “我….”左唯刚要说些什么….耳畔忽然被柔软含住…..
  
      少司命的嘴唇轻轻含住了她的耳坠,手指在她腰上摸索,抓着左唯的手,指引着扯了腰带,一边低低喘着,“你不会,我教你便是了…要这样….这样才可以,你晓得了么?”腰带扣子被解了下来,玉佩带着扣子,沉入水中,最后发出铿锵的脆声,撕拉,左唯的外袍已经被扯了下来…..
  
      只穿着贴身的薄薄内衬,少司命的嘴唇便宜开来,贴着她的侧脸,唇瓣缓缓吻过去,那样细致,那样疯狂….左唯甚至觉得眼前这个平日里凉薄自持得人现在像是一个饥饿无比的人,要将她吞吃入腹…..
  
      “你….阿~~”左唯得神智在这一刻约莫是有些许清明的,便是轻轻说了一声,还未说完,便是感觉到一只手已然撩起衣服,穿进她的下腹….那冰凉得探索,揉着她的皮肤….指尖的触感,温润又滚烫,在她身上点燃起炽热的火焰,让她难耐得曲紧身体,下意识得想要抓住对方的手,却是由不得自己,只能对她予给予求.....
  
      少司命觉得这一刻的自己约莫是真的疯了,所以,当手掌心触摸到她的身体,才会这样难以自抑得放任开来,手掌随机往上,覆上她的胸,不知轻重得抚着揉着,又怕她拒绝,便是嘴唇干涩得很,迫不及待得吻住她….
  
      平日里的冷酷或是不羁的人,此刻绵软得像是一滩水,化在她的怀里,绽放出妖艳的性感,每一处都让她发狂一般,哪怕浸润在水中,她也能闻到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清香,似清雅绝尘,却又撩人妩媚至极,如同最催情的药剂,让人欲罢不能。
  
      另一只手一边用力得扯下她的衣服,触摸到软滑细腻的皮肤,随着水波荡漾,手指拂过,那种将对方一步步占有的感觉,那种对方在她身下为她所有的感觉,真真是她此生最难以摆脱的梦幻,由着这一刻,她才庆幸,幸好她是少司命,而幸好她是左唯。
  
      她们注定要在一起。
  
      唇齿钩缠中,她说:“你是在洗澡不是么….不是要脱衣服么….”
  
      上衣,下裤,眨眼便是没了,看着被搂在自己怀里哪里也去不了,神志不清的女人,少司命轻轻换出一口气,唇瓣下移,吻住她的锁骨,她的胸,再往下移,便是她平坦的,上下浮沉的柔软腹部….
  
      左唯的**有些隐忍,又因为醉酒的缘故,有些痴迷的呆萌,眉眼俱是慵懒,看得少司命心头火热,面上却是越发妖绝的笑。
  
      “舒服么?嗯?”
  
      “你......”
  
      她身下的女子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了,只能弱弱得**着,唇齿间都是化开得春情。
  
      两人得发丝都那样长,那样黑,黑得如同刚刚磨开的墨汁,晕染成一下,贴着缠绕着她们的身体,不过因为少司命身上还穿着衣服,便是磨着左唯的皮肤,让她不适得轻轻**了一声,骨子里的火热似乎被撩动了起来,攀着少司命的肩膀,:“你的衣服…..凭什么就你穿着...”
  
      就凭着这句话,足以证明这厮真的醉得不轻。
  
      “抱歉,我忘记了….现下你学会了是么…要帮我脱?”
  
      |少司命吻着,一边刻意撩拨她的身体,眸光潋滟,手掌稍稍滑过她下面,轻咬着她的唇瓣,一边或轻或重得抚弄对方的身体,“真的不要么?对了,我忘记你不敢….”
  
      舌头缓缓探进去,将她的头扣在身前,不肯分离。
  
      她的声音那样低柔沙哑,卷着刻意的**,每个字都带着**般的撩人情意。
  
      无疑,现在的左唯压根就没有半点平日的理智,只有身体难言的焦躁,被少司命如此压着撩拨,她骨子里的顽劣跟霸道也起来了,身体一热,便是拼命脱离少司命的深吻,脱离出来,一翻身,猛然扣住少司命的手腕,恨恨哼道:“谁说我不敢的!我就敢,就敢!!!…”
  
      说着探出手来,抓向衣衫只是有些散乱的少司命身体。
  
      那模样,跟醉酒后的蛮横**有什么区别,就是人漂亮得过分,表情得也可爱的过分,让人忍不住想要逆袭反**而已~~~
  
      她该不该把这一幕记录下来呢?少司命稍一顿想,便是勾勾唇,算了,她不能太无耻,免得这家伙将来恼羞成怒....



少司命表情似笑非笑得,看着左唯毫不迟疑得用力撕去了她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脱落,露出雪白娇柔,如妖下了水,水声淡淡的,在两人得身体动静之中,荡出一片片滚烫的涟漪。
  
      左唯怔怔得看着她的身体,表情呆呆的,眼睛跟不能转似的,直勾勾得盯着她,这样的表情很大程度愉悦了少司命,便是让她勾着唇笑,眉宇间满是**的潋滟,轻轻抓住她的手,舔着她的耳畔,轻轻问:“还满意么?不过你又能怎么样呢....我对你做的,你未必敢对我做....”
  
      “谁,所说的!!!”某个醉得稀里糊涂得人马上梗着脖子,一边饿虎扑羊一般扑上来,将少司命狠狠压在池壁上,如同少司命对她做的那般,**难以抑制得俯下头,唇瓣微张着,深深吻过她的身体....
  
      身体贴在一起,像是解不开的结。
  
      少司命任由左唯吻着她的肩膀…也任由她揉弄自己,低低**着,好半响,她贴着左唯得肩膀,幽幽笑了一声,那笑容,像是如鱼得水的从容,又像是如愿以偿得狐狸,在**yin靡之中,她猛然扣牢了左唯得肩膀,两个人的身体无比贴近,笔直的双腿纠缠在一起,她得手缓缓一用力,单腿挤入眼前美人紧紧合在一起的双腿,手掌下移…..
  
      “左唯,我说过,你是我的…..”
  
      “阿~~~”
  
      终究有一声夹着痛楚的声音传出来,左唯得身体曲起,眉头紧紧锁着,满是彷徨得痛楚,不自觉得攀附在少司命的身上,似乎找到了依靠....
  
      “忍一忍...我会让你快乐的...”
  
      少司命喘息着,一咬下唇,身体动了起来...池水一波一波得荡漾着,或重或轻,像是一片片被撩拨开来的羽翼,在水面上漂浮开来….撩拨人的心弦,在蒙蒙的灼热雾气中,难以隐忍,夹着痛楚的**在空气中一次次得回响,最后隐没在哗哗的水声中….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29 12:51:34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左唯醒来的时候,便是发觉自己正在一张巨大的大床上,而自己身下压着的不是什么棉被,也是让世间所有女子都为之嫉妒的雪白娇躯,她失神了,怔怔看着在她身下昏睡过去的人,那绝冷清妩的模样因为安静沉睡,显得轮廓细致越发勾人,浅浅的呼吸,每一缕都似含着香。。。本该是雪白无暇的身体,却是有好多好多轻重不一的痕迹,胸口,脖颈,腹部…哪里都是….
  
      看着看着,左唯的脸又红又绿,模模糊糊记得自己昨晚缠着某人喝酒,然后喝着喝着酒醉了,再然后拉着人要去洗澡?最后……
  
      左唯想的出神,却不成想身下的人已经睁开了眼睛,目光同样滑过她**的身体,眼眸流转流光,轻轻叹息,似哀伤,似委屈得说;“昨晚你还没看够么?”
  
      “啊!我!!!”左唯舌头打结了,下意识得想要翻身…却是被少司命抓住了皓腕,一转头,便是看到了少司命的玉面变得苍白,“已经得到了就想逃走….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么?算了,你走吧….”
  
      说罢,少司命松开手,身体一侧,闭着眼,神情满是倦怠跟隐忍的哀伤…..后背曲线妖娆,凝脂如玉得腰身跟背部便是裸露了出来,那翩飞的两片蝴蝶谷,背脊曲线,完美得好似上天都对她心怀爱慕一般,将所有的一切都给了她,而那完美的赐予之上,斑斑点点的吻痕如此显眼,让左唯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
  
      苍天啊,她左晚是邪魔了么?竟然做出这种事情!还特么这么**得样子!
  
      左唯有些无措,便是弱弱得凑上前,也不顾不得自己的身体还**着的,便是贴着她的后背,急急得说:“随离,我真不是故意的,昨晚,昨晚…..”
  
      “你喝多了….我劝过你…不过你还是喝多了”
  
      左唯恍然想起是有这么回事…..皱皱眉头,“但是我后来….“
  
      少司命面颊半贴着被子,面色淡淡的,有些冷淡道:“你说过自己不会酒后乱性的~~~”
  
      左唯估摸着她是真生气了,因为这女人一旦生气,不是杀人就是不理人,现在既然不杀他她,那么自然是不理她了….额头顿时有了汗水….
  
      “饿,我是说过…但是你可以推开我的…”
  
      少司命脸颊转过来,冷冷盯着她“你是在怪我咯?以为我对你图谋不轨?”
  
      “不,当然不是,我哪里会这么想~~”左唯吓得魂飞魄散,脸少司命一只手扶上她的大腿都没发觉。
  
      “你太厉害了,我推不动啊,而且,我还能动手伤你不成?s….况且,你昨晚也逼我喝了酒,本来我不喝的,但是你硬要….”少司命的话断在那里,顿时让左唯回想起了昨晚的片段,似乎…真的是如此!
  
      “后来,你要睡觉,要先洗澡,我让你先洗你不肯,非要拉着我一起….我无法,便是只能跟你一起,你可还记得?”少司命冷冷淡淡得说,也不管左唯得面色越来越尴尬,最后才皱着眉,有些难以启齿得说;“后来,你不知怎么得就冲过来脱了我的衣服,还说你既然已经脱了,我也得脱,再后来…|”
  
      她不说话了….左唯内心无比纠结,泪流满面都无法表现她的抑郁,怎么她人生第一次的酒后乱性就是这么不要脸的?
  
      好半响少司命都没理她,左唯再估摸着这个骄傲的全天下的人都不能负她的女人昨晚那么无奈得被武力更强出一筹的她强上了,还**了一番,肯定是心中有怨的,当时又不怨伤了自己,只能忍着痛被她欺负…..这错也全在她。
  
      左唯按按眉心,凑上少司命的身边,迟疑了下,手掌搁置在她裸露的双肩,尴尬道:“对不起啊…..我…”
  
      “我会忘记这件事,你务虚担心,就当是昨晚是一场梦吧…”说着,少司命身体稍稍一动,却是轻轻**了一声,有些痛楚得模样….
  
      左唯一怔,低头一看便是看到了雪白床单上的一抹红….
  
      那一瞬,左唯觉得自己就是一人渣….心里都要疼得化开来了。
  
      她对不起这个姑娘啊~~。
  
      “随离….你放心,我一定会负责!”
  
      说罢,她好似鼓励自己一般,又说了一遍。
  
      少司命的身体一颤,没有回应….左唯忙说了好些好话…..过了一会,少司命才转身,双手探过来,搂紧她,唇瓣贴着她的胸口,轻声一句,“我说过的,谁让我不舒坦,我就让她不熟烫,我现在很不舒坦,那你……”
  
      左唯:“…..”
  
      还未有反应,某人已经面红耳赤得被某人压在了身下……
  
      良久良久之后,某人疲倦地睡了过去,身上浑然跟少司命一样,红红紫紫一片…..少司命轻轻抚着她的背脊,低低笑了一声,幽幽说道;“小笨蛋….你老妈跟烟十娘研究出来的酒真当不错….也多谢绮罗魅云的欢喜魅香了….”
  
      她会告诉左唯那些酒全都是经过特殊加工的么?
  
      她已经说过了哦,就是左唯刚好睡着了,没听见而已,所以真怪不得她,况且….她是真不知道那酒有问题的….绝尘拿给她的时候没说不是…
  
      所以…..
  
      “不过,你总算是我的了”
  
      哪怕是用些手段,她也不在乎,反正她就是不择手段的人….
  
      有些人,还真嘚费尽心思谋划一番才能得到啊!~!!
  
      这还是她这辈子最费心的一件事呢!谋划了大半辈子。
  
      ——让某人不那么“坐怀不乱”。
asdfghjk 2014-7-29 18:43:48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楼主分享
 楼主| 月黑风高夜 2014-7-30 21:19:15 显示全部楼层

选上文章中的几句

本帖最后由 月黑风高夜 于 2014-7-30 21:25 编辑

夜罗宾的表情很是怪异,“怎么,又勾搭了一个大美女对我觉得内疚了?”
  
      左唯囧,“你能不能别 调 戏 我”,姐今天已经被 调 戏 好多次了。
  
      “可以”顿了一下,夜罗宾妩媚一笑,“那你 调 戏 我把!”
  
      左唯扶额,表示幽怨无比。=============================================================
左唯缓缓说了很多,每一句都发自肺腑,别人都以为她不明白或者装傻,但是她知道罗宾,姬雪歌,轻云舞,穆青她们都对她怀有心意,只是她不能接受,因为这种情感她理解,但是不能完全得回报给她们,又不能拒绝,所以只能这么拖着,并不是矫情,她真的觉得罗宾她们值得更好得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